现场真人模特设计剪发美发学校

现场真人模特设计剪发美发学校

现场真人模特设计剪发美发学校...

2016-10-19 18:48:50 爱奇艺 阅读全文
东莞学校曝校园暴力事件 百余人围殴几人

东莞学校曝校园暴力事件 百余人围殴几人

东莞学校曝校园暴力事件 百余人围殴几人...

2013-10-25 09:59:57 爱奇艺 阅读全文
东莞市桥头华立学校第30期新闻(2016秋)

东莞市桥头华立学校第30期新闻(2016秋)

东莞市桥头华立学校第30期新闻(2016秋)...

2016-10-15 14:07:23 爱奇艺 阅读全文
天津学习美容美发 名媛美容美发学校 天津学美容哪里好

天津学习美容美发 名媛美容美发学校 天津学美容哪里好

天津学习美容美发 名媛美容美发学校 天津学美容哪里好...

2016-10-13 14:11:12 爱奇艺 阅读全文
视频: 东莞菲菲美容美发化妆培训学校2013金牌导师毕业典礼3

视频: 东莞菲菲美容美发化妆培训学校2013金牌导师毕业典礼3

视频: 东莞菲菲美容美发化妆培训学校2013金牌导师毕业典礼3...

2014-05-10 02:09:19 优酷 阅读全文
东莞女孩

东莞女孩

东莞女孩...

2016-01-20 15:32:07 爱奇艺 阅读全文
2016东莞市技师学校毕业晚会I.O.I《在同一个地方》

2016东莞市技师学校毕业晚会I.O.I《在同一个地方》

2016东莞市技师学校毕业晚会I.O.I《在同一个地方》...

2016-10-16 14:31:05 爱奇艺 阅读全文
胶州秧歌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东莞南方舞蹈学校

胶州秧歌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东莞南方舞蹈学校

胶州秧歌《谁不说俺家乡好》东莞南方舞蹈学校...

2014-08-07 11:53:55 爱奇艺 阅读全文
蒙族组合《鸿雁》东莞南方舞蹈学校

蒙族组合《鸿雁》东莞南方舞蹈学校

蒙族组合《鸿雁》东莞南方舞蹈学校...

2015-07-13 07:49:29 爱奇艺 阅读全文


  很难说,在这条短短500米的街上,绝望和希望谁能打得过谁。

  距繁华的五一广场6公里,距宁静的岳麓书院7公里,距优美的橘子洲头9公里——嘉桐街蜗居于长沙市的西北一角,不繁华,不宁静,也不优美。

  它与湖南省肿瘤医院仅有一墙之隔,这使得它离“死亡”很近。为了治病,数百名患者和家属常年在街上租住、流动,有人叫它“癌症一条街”。

  同样是这个原因,使得它又充满生机。在五六米宽的路两旁,绵延着好几十家商铺,包括旅店、餐馆、超市、果蔬摊、美发店和通信服务网点……凡是生活所需,不用走出街道便能购得。头戴假发或提着尿袋的病人慢步穿梭其间,和店家讨价还价,与寻常闹市无异。

  初夏午后,一位水产店女老板正熟练地剖净黄鳝,装进小塑料袋,递给旁边等候的老汉。案板上的电风扇发出嗡鸣,轰走蚊蝇。

  “让她吃好一点。”老汉接过黄鳝,眯着眼睛、蘸着唾沫数出几张一元、五元的票子。枯瘦的妻子站在他身后的背阴里,戴着一顶碎花白帽,露出光光的额头和后颈。

  “我们也挣不了几个钱,全当做善事了。”女老板看着夫妇俩的背影说。隔壁摆摊的裁缝凑过来,补了一句:“只要住到这里来的,说明还想活!”

  日复一日,病人们把嘉桐街当成“家”,也当成“战场”。他们在这里吃饱睡好,再迎向医院的仪器针头。

  有的人最终没有走出医院,街道一头一尾,哀悼的鞭炮有时会在白天燃放。但更重要的则是嘉桐街的炊烟,它在一日三餐之时升腾,从不间断。

  嘉桐的清晨

  早上7点,王雪梅拎着暖水瓶走下旅馆楼梯。她探身朝门外望了一眼,嘉桐街已在晨曦中醒来。

  果蔬贩子的面包车刚刚发动,喷着灰黑的烟气,在坑洼不平的路上一颠一簸地驶离,小摊老板则埋头码放着沾了水滴的新鲜蔬菜。早点摊被支到了路上,厚厚的白色水蒸气不间断地涌出来,遮住摞得比人还高的包子笼屉。早起勤快的女人已经洗好了衣裳,踮着脚尖往楼外的铁栏杆上搭晾。

  王雪梅知道,明天,她将看不到这样的光景了。这位58岁的妇女来自湖南衡阳,不久前被诊断出患有宫颈癌。排队手术的人太多,她不得不在嘉桐街住了整整两周,终于等到床位。隔天早晨,她看见的将是医院走廊,这让她又怕,又期待。

  “左边住的,右边住的,全是等床位的人!”王雪梅的大儿子说。他和弟弟先是陪母亲去了衡阳市里的医院,都说“治不了”,直到在长沙打工的同乡告诉他们,省里的医院好。

  在排队挂号时,母子三人凭着口音,结识了好几个衡阳老乡。有人提到,“出了医院大门左边那条路,有房子”。

  说的便是嘉桐街。它地处湖南省3家顶级医院的“包围”中,紧邻湖南省肿瘤医院北大门,东边是湘雅附三医院,南边是湖南省结核病医院。一堵围墙隔开肿瘤医院和这条小街,医院地势高,街道地势低。院墙脚下的一排大树张开树冠,一半阴影遮住医院一尘不染的步道,一半阴影遮住嘉桐街污渍斑斑的水泥路。

  年过70的暨登航,退休前是肿瘤医院腹部外科的医生。如今,这位老人喜欢在嘉桐街入口无人照管的空地上种些自用的蔬菜。

  “这边是鱼塘,那边是菜地。”暨登航蹲在地里,一边剁草料一边回忆嘉桐街的过去。2000年以前,肿瘤医院西边还是“西湖渔场”。渔场改造后,不少原来的居民便把房子租出去,因为“排个把月都住不进医院去”,不少人看中了“家庭旅馆”的商机。

  眼下,嘉桐街已经有了15家旅馆。大的有二三十个房间,小的也有十来个,除了春节和炎热不宜手术的酷暑季节,平时几乎都是客满。有的病人在这里等候手术或其他治疗,有的则在几年间不断回来、住下,做复查,或是接受放疗和化疗,疗程结束,再回家去。一些手术完成但还没拆线的病人也会住在这里——医院的床位太紧张了,不得不想出“家庭病房”的点子,人出去住,名字还挂在“住院”,每天到医院检查换药打针即可。

  除了旅馆,这里的一切几乎也都和肿瘤有关:诊所、保健品店、假发铺……街口还有一个推销野生灵芝的小贩,机动三轮车上堆满咖啡色伞盖的菌类,海报上写着“绝杀癌细胞”。

  踏进嘉桐街的人,大多拥有一个大大的塑料袋,里面是墨色的X光片,每张片子上,都会有阴影盘踞——脑部、胸部、腹部、腿部……大部分病人来自湖南和周边省份的农村,有人是听老乡介绍,找到了嘉桐街,有人则是在医院附近转了几圈后,自己摸进来的。就连医生也提供这样的建议:没床位就等几天吧,旁边那条街能住。

  于是,这些老乡、病友的命运在嘉桐街有了一个交点。

  随着太阳的位置越来越高,房门纷纷打开。有人是单独走出来的,有人是被搀扶着走出来的。他们慢慢地挪动脚步,朝着医院的方向行进。

  阳光已经铺满了嘉桐街,早点铺开始清洗用毕的碗筷。王雪梅坐在屋里拾掇行李,过一会儿,她也将在儿子的陪同下,走上那条通往医院的小道。

  街道的上午

  “我两个儿子都上大学啦!”王雪梅逢人便说,“就算小鬼马上带我走,也没有什么的啦!”说完这句狠话,她乌青塌陷的眼窝里,一双眼睛忽然闪出神采。

  她真的想过不治病了,就这样扛到死。但儿子们劝她,“还得看见孙子上大学”,她身上就来了劲儿。在嘉桐街,她身边那两个年轻结实、跑前跑后的小伙子,让她说话都比别人响亮。

  每当听人谈论家庭,周玉兰拉一拉帽檐,默默走开。这位59岁的怀化女人住在王雪梅隔壁的旅馆。她育有两子两女,都已成家立业,但在嘉桐街,她身边只有61岁的丈夫。

  10点,在夏日阳光中依然裹紧夹袄的周玉兰倚在旅馆墙边,看王雪梅穿着一袭大红外套,被儿子一左一右搀扶着离开。

  这是嘉桐街一天中最闲散安静的时刻。病人们都在医院,新的住客还没找来。家属们有的闲聊,有的拆洗被褥衣裳。所有的商铺都刚刚开始营业,街上静得只剩下树叶哗哗声和补鞋匠小锤的叮叮声。

  “住不下去,活不下去……”周玉兰嗫嚅着,连嘴唇都不愿张开一点缝隙。因为钱少,她和丈夫住在旅馆半地下的房间。这里就连夏天都阴冷潮湿。

  两年前,周玉兰的第二个孙子出生。这位快乐的祖母立即决定,和丈夫离开老家,到儿子打工的东莞帮忙带孩子。

  老两口不愿给孩子增加负担,便找了一份园林绿化的工作,大部分内容其实就是扫街和清理人畜粪便。在环城大道扫了一年马路之后,周玉兰开始咳嗽,越咳越厉害。老板见状,声称她有肺结核,立即终止合同,让她结账离开。

  最终的诊断结果,是肺癌。

  “抽烟吗?”医生问。“不抽。”这位纤弱的农村妇女说。

  “喝酒吗?”医生又问。“不喝。”她答。

  医生没有追问,而周玉兰也没想过,肺癌会不会和自己的工作性质有关。她根本不想琢磨这个问题,因为在开胸切肺之后,手术和化疗费用已经抽干了她的家。土地租出去了,房子租出去了,家里能用电的几乎都卖了。她每天想的只是,什么时候死,就不用再花钱了。

  在她位于旅馆半地下室的“家”中,杂物装在塑料袋里,挂满了墙壁,被褥摸上去几乎是湿的。一天中,阳光只有午后才能短暂地光临。整个屋子最显眼的摆设是床角并立的两个白色化肥袋,装得饱胀,鼓鼓囊囊全是药,一袋中药,一袋西药。

  生病之前,周玉兰爱唱歌,常常在地里一边劳作一边和丈夫对山歌。然而在嘉桐街,没人听过她的歌声。因为“心情不好”,她再也不唱了。

  周玉兰讨厌嘉桐街。她第一次来,理发店的人劝她,头发剪掉卖了吧,反正以后也留不住。她舍不得,可化疗一开始,头发就一把一把地往下掉。等她再回去想卖头发,理发店的人又不要了,剃发也涨价了。

 [1] [2] [3] [下一页]

  很难说,在这条短短500米的街上,绝望和希望谁能打得过谁。   距繁华的五一广场6公里,距宁静的岳麓书院7公里,距优美的橘子洲头9公里——嘉桐街蜗居于长沙市的西北一角,不繁华,不宁静,也不优美。   它与湖南省肿瘤医院仅有一墙之隔,这使得它离“死亡”很近。为了治病,数百名患者和家属常年在街上租住、流动,有人叫它“癌症一条街”。   同样是这个原因,使得它又充满生机。在五六米宽的路两旁,绵延着好几十家商铺,包括旅店、餐馆、超市、果蔬摊、美发店和通信服务网点……凡是生活所需,不用走出街道便能购得。头戴假发或提着尿袋的病人慢步穿梭其间,和店家讨价还价,与寻常闹市无异。   初夏午后,一位水产店女老板正熟练地剖净黄鳝,装进小塑料袋,递给旁边等候的老汉。案板上的电风扇发出嗡鸣,轰走蚊蝇。   “让她吃好一点。”老汉接过黄鳝,眯着眼睛、蘸着唾沫数出几张一元、五元的票子。枯瘦的妻子站在他身后的背阴里,戴着一顶碎花白帽,露出光光的额头和后颈。   “我们也挣不了几个钱,全当做善事了。”女老板看着夫妇俩的背影说。隔壁摆摊的裁缝凑过来,补了一句:“只要住到这里来的,说明还想活!”   日复一日,病人们把嘉桐街当成“家”,也当成“战场”。他们在这里吃饱睡好,再迎向医院的仪器针头。   有的人最终没有走出医院,街道一头一尾,哀悼的鞭炮有时会在白天燃放。但更重要的则是嘉桐街的炊烟,它在一日三餐之时升腾,从不间断。   嘉桐的清晨   早上7点,王雪梅拎着暖水瓶走下旅馆楼梯。她探身朝门外望了一眼,嘉桐街已在晨曦中醒来。   果蔬贩子的面包车刚刚发动,喷着灰黑的烟气,在坑洼不平的路上一颠一簸地驶离,小摊老板则埋头码放着沾了水滴的新鲜蔬菜。早点摊被支到了路上,厚厚的白色水蒸气不间断地涌出来,遮住摞得比人还高的包子笼屉。早起勤快的女人已经洗好了衣裳,踮着脚尖往楼外的铁栏杆上搭晾。   王雪梅知道,明天,她将看不到这样的光景了。这位58岁的妇女来自湖南衡阳,不久前被诊断出患有宫颈癌。排队手术的人太多,她不得不在嘉桐街住了整整两周,终于等到床位。隔天早晨,她看见的将是医院走廊,这让她又怕,又期待。   “左边住的,右边住的,全是等床位的人!”王雪梅的大儿子说。他和弟弟先是陪母亲去了衡阳市里的医院,都说“治不了”,直到在长沙打工的同乡告诉他们,省里的医院好。   在排队挂号时,母子三人凭着口音,结识了好几个衡阳老乡。有人提到,“出了医院大门左边那条路,有房子”。   说的便是嘉桐街。它地处湖南省3家顶级医院的“包围”中,紧邻湖南省肿瘤医院北大门,东边是湘雅附三医院,南边是湖南省结核病医院。一堵围墙隔开肿瘤医院和这条小街,医院地势高,街道地势低。院墙脚下的一排大树张开树冠,一半阴影遮住医院一尘不染的步道,一半阴影遮住嘉桐街污渍斑斑的水泥路。   年过70的暨登航,退休前是肿瘤医院腹部外科的医生。如今,这位老人喜欢在嘉桐街入口无人照管的空地上种些自用的蔬菜。   “这边是鱼塘,那边是菜地。”暨登航蹲在地里,一边剁草料一边回忆嘉桐街的过去。2000年以前,肿瘤医院西边还是“西湖渔场”。渔场改造后,不少原来的居民便把房子租出去,因为“排个把月都住不进医院去”,不少人看中了“家庭旅馆”的商机。   眼下,嘉桐街已经有了15家旅馆。大的有二三十个房间,小的也有十来个,除了春节和炎热不宜手术的酷暑季节,平时几乎都是客满。有的病人在这里等候手术或其他治疗,有的则在几年间不断回来、住下,做复查,或是接受放疗和化疗,疗程结束,再回家去。一些手术完成但还没拆线的病人也会住在这里——医院的床位太紧张了,不得不想出“家庭病房”的点子,人出去住,名字还挂在“住院”,每天到医院检查换药打针即可。   除了旅馆,这里的一切几乎也都和肿瘤有关:诊所、保健品店、假发铺……街口还有一个推销野生灵芝的小贩,机动三轮车上堆满咖啡色伞盖的菌类,海报上写着“绝杀癌细胞”。   踏进嘉桐街的人,大多拥有一个大大的塑料袋,里面是墨色的X光片,每张片子上,都会有阴影盘踞——脑部、胸部、腹部、腿部……大部分病人来自湖南和周边省份的农村,有人是听老乡介绍,找到了嘉桐街,有人则是在医院附近转了几圈后,自己摸进来的。就连医生也提供这样的建议:没床位就等几天吧,旁边那条街能住。   于是,这些老乡、病友的命运在嘉桐街有了一个交点。   随着太阳的位置越来越高,房门纷纷打开。有人是单独走出来的,有人是被搀扶着走出来的。他们慢慢地挪动脚步,朝着医院的方向行进。   阳光已经铺满了嘉桐街,早点铺开始清洗用毕的碗筷。王雪梅坐在屋里拾掇行李,过一会儿,她也将在儿子的陪同下,走上那条通往医院的小道。   街道的上午   “我两个儿子都上大学啦!”王雪梅逢人便说,“就算小鬼马上带我走,也没有什么的啦!”说完这句狠话,她乌青塌陷的眼窝里,一双眼睛忽然闪出神采。   她真的想过不治病了,就这样扛到死。但儿子们劝她,“还得看见孙子上大学”,她身上就来了劲儿。在嘉桐街,她身边那两个年轻结实、跑前跑后的小伙子,让她说话都比别人响亮。   每当听人谈论家庭,周玉兰拉一拉帽檐,默默走开。这位59岁的怀化女人住在王雪梅隔壁的旅馆。她育有两子两女,都已成家立业,但在嘉桐街,她身边只有61岁的丈夫。   10点,在夏日阳光中依然裹紧夹袄的周玉兰倚在旅馆墙边,看王雪梅穿着一袭大红外套,被儿子一左一右搀扶着离开。   这是嘉桐街一天中最闲散安静的时刻。病人们都在医院,新的住客还没找来。家属们有的闲聊,有的拆洗被褥衣裳。所有的商铺都刚刚开始营业,街上静得只剩下树叶哗哗声和补鞋匠小锤的叮叮声。   “住不下去,活不下去……”周玉兰嗫嚅着,连嘴唇都不愿张开一点缝隙。因为钱少,她和丈夫住在旅馆半地下的房间。这里就连夏天都阴冷潮湿。   两年前,周玉兰的第二个孙子出生。这位快乐的祖母立即决定,和丈夫离开老家,到儿子打工的东莞帮忙带孩子。   老两口不愿给孩子增加负担,便找了一份园林绿化的工作,大部分内容其实就是扫街和清理人畜粪便。在环城大道扫了一年马路之后,周玉兰开始咳嗽,越咳越厉害。老板见状,声称她有肺结核,立即终止合同,让她结账离开。   最终的诊断结果,是肺癌。   “抽烟吗?”医生问。“不抽。”这位纤弱的农村妇女说。   “喝酒吗?”医生又问。“不喝。”她答。   医生没有追问,而周玉兰也没想过,肺癌会不会和自己的工作性质有关。她根本不想琢磨这个问题,因为在开胸切肺之后,手术和化疗费用已经抽干了她的家。土地租出去了,房子租出去了,家里能用电的几乎都卖了。她每天想的只是,什么时候死,就不用再花钱了。   在她位于旅馆半地下室的“家”中,杂物装在塑料袋里,挂满了墙壁,被褥摸上去几乎是湿的。一天中,阳光只有午后才能短暂地光临。整个屋子最显眼的摆设是床角并立的两个白色化肥袋,装得饱胀,鼓鼓囊囊全是药,一袋中药,一袋西药。   生病之前,周玉兰爱唱歌,常常在地里一边劳作一边和丈夫对山歌。然而在嘉桐街,没人听过她的歌声。因为“心情不好”,她再也不唱了。   周玉兰讨厌嘉桐街。她第一次来,理发店的人劝她,头发剪掉卖了吧,反正以后也留不住。她舍不得,可化疗一开始,头发就一把一把地往下掉。等她再回去想卖头发,理发店的人又不要了,剃发也涨价了。  [1] [2] [3] [下一页]

  很难说,在这条短短500米的街上,绝望和希望谁能打得过谁。   距繁华的五一广场6公里,距宁静的岳麓书院7公里,距优美的橘子洲头9公里——嘉桐街蜗居于长沙市的西北一角,不繁华,不宁静,也不优美。   它与湖南省肿瘤医院仅有一墙之隔,这使得它离“死亡”很近。为了治病,数百名患者和家属常年在街上租住、流动,有人叫它“癌症一条街”。   同样是这个原因,使得它又充满生机。在五六米宽的路两旁,绵延着好几十家商铺,包括旅店、餐馆、超市、果蔬摊、美发店和通信服务网点……凡是生活所需,不用走出街道便能购得。头戴假发或提着尿袋的病人慢步穿梭其间,和店家讨价还价,与寻常闹市无异。   初夏午后,一位水产店女老板正熟练地剖净黄鳝,装进小塑料袋,递给旁边等候的老汉。案板上的电风扇发出嗡鸣,轰走蚊蝇。   “让她吃好一点。”老汉接过黄鳝,眯着眼睛、蘸着唾沫数出几张一元、五元的票子。枯瘦的妻子站在他身后的背阴里,戴着一顶碎花白帽,露出光光的额头和后颈。   “我们也挣不了几个钱,全当做善事了。”女老板看着夫妇俩的背影说。隔壁摆摊的裁缝凑过来,补了一句:“只要住到这里来的,说明还想活!”   日复一日,病人们把嘉桐街当成“家”,也当成“战场”。他们在这里吃饱睡好,再迎向医院的仪器针头。   有的人最终没有走出医院,街道一头一尾,哀悼的鞭炮有时会在白天燃放。但更重要的则是嘉桐街的炊烟,它在一日三餐之时升腾,从不间断。   嘉桐的清晨   早上7点,王雪梅拎着暖水瓶走下旅馆楼梯。她探身朝门外望了一眼,嘉桐街已在晨曦中醒来。   果蔬贩子的面包车刚刚发动,喷着灰黑的烟气,在坑洼不平的路上一颠一簸地驶离,小摊老板则埋头码放着沾了水滴的新鲜蔬菜。早点摊被支到了路上,厚厚的白色水蒸气不间断地涌出来,遮住摞得比人还高的包子笼屉。早起勤快的女人已经洗好了衣裳,踮着脚尖往楼外的铁栏杆上搭晾。   王雪梅知道,明天,她将看不到这样的光景了。这位58岁的妇女来自湖南衡阳,不久前被诊断出患有宫颈癌。排队手术的人太多,她不得不在嘉桐街住了整整两周,终于等到床位。隔天早晨,她看见的将是医院走廊,这让她又怕,又期待。   “左边住的,右边住的,全是等床位的人!”王雪梅的大儿子说。他和弟弟先是陪母亲去了衡阳市里的医院,都说“治不了”,直到在长沙打工的同乡告诉他们,省里的医院好。   在排队挂号时,母子三人凭着口音,结识了好几个衡阳老乡。有人提到,“出了医院大门左边那条路,有房子”。   说的便是嘉桐街。它地处湖南省3家顶级医院的“包围”中,紧邻湖南省肿瘤医院北大门,东边是湘雅附三医院,南边是湖南省结核病医院。一堵围墙隔开肿瘤医院和这条小街,医院地势高,街道地势低。院墙脚下的一排大树张开树冠,一半阴影遮住医院一尘不染的步道,一半阴影遮住嘉桐街污渍斑斑的水泥路。   年过70的暨登航,退休前是肿瘤医院腹部外科的医生。如今,这位老人喜欢在嘉桐街入口无人照管的空地上种些自用的蔬菜。   “这边是鱼塘,那边是菜地。”暨登航蹲在地里,一边剁草料一边回忆嘉桐街的过去。2000年以前,肿瘤医院西边还是“西湖渔场”。渔场改造后,不少原来的居民便把房子租出去,因为“排个把月都住不进医院去”,不少人看中了“家庭旅馆”的商机。   眼下,嘉桐街已经有了15家旅馆。大的有二三十个房间,小的也有十来个,除了春节和炎热不宜手术的酷暑季节,平时几乎都是客满。有的病人在这里等候手术或其他治疗,有的则在几年间不断回来、住下,做复查,或是接受放疗和化疗,疗程结束,再回家去。一些手术完成但还没拆线的病人也会住在这里——医院的床位太紧张了,不得不想出“家庭病房”的点子,人出去住,名字还挂在“住院”,每天到医院检查换药打针即可。   除了旅馆,这里的一切几乎也都和肿瘤有关:诊所、保健品店、假发铺……街口还有一个推销野生灵芝的小贩,机动三轮车上堆满咖啡色伞盖的菌类,海报上写着“绝杀癌细胞”。   踏进嘉桐街的人,大多拥有一个大大的塑料袋,里面是墨色的X光片,每张片子上,都会有阴影盘踞——脑部、胸部、腹部、腿部……大部分病人来自湖南和周边省份的农村,有人是听老乡介绍,找到了嘉桐街,有人则是在医院附近转了几圈后,自己摸进来的。就连医生也提供这样的建议:没床位就等几天吧,旁边那条街能住。   于是,这些老乡、病友的命运在嘉桐街有了一个交点。   随着太阳的位置越来越高,房门纷纷打开。有人是单独走出来的,有人是被搀扶着走出来的。他们慢慢地挪动脚步,朝着医院的方向行进。   阳光已经铺满了嘉桐街,早点铺开始清洗用毕的碗筷。王雪梅坐在屋里拾掇行李,过一会儿,她也将在儿子的陪同下,走上那条通往医院的小道。   街道的上午   “我两个儿子都上大学啦!”王雪梅逢人便说,“就算小鬼马上带我走,也没有什么的啦!”说完这句狠话,她乌青塌陷的眼窝里,一双眼睛忽然闪出神采。   她真的想过不治病了,就这样扛到死。但儿子们劝她,“还得看见孙子上大学”,她身上就来了劲儿。在嘉桐街,她身边那两个年轻结实、跑前跑后的小伙子,让她说话都比别人响亮。   每当听人谈论家庭,周玉兰拉一拉帽檐,默默走开。这位59岁的怀化女人住在王雪梅隔壁的旅馆。她育有两子两女,都已成家立业,但在嘉桐街,她身边只有61岁的丈夫。   10点,在夏日阳光中依然裹紧夹袄的周玉兰倚在旅馆墙边,看王雪梅穿着一袭大红外套,被儿子一左一右搀扶着离开。   这是嘉桐街一天中最闲散安静的时刻。病人们都在医院,新的住客还没找来。家属们有的闲聊,有的拆洗被褥衣裳。所有的商铺都刚刚开始营业,街上静得只剩下树叶哗哗声和补鞋匠小锤的叮叮声。   “住不下去,活不下去……”周玉兰嗫嚅着,连嘴唇都不愿张开一点缝隙。因为钱少,她和丈夫住在旅馆半地下的房间。这里就连夏天都阴冷潮湿。   两年前,周玉兰的第二个孙子出生。这位快乐的祖母立即决定,和丈夫离开老家,到儿子打工的东莞帮忙带孩子。   老两口不愿给孩子增加负担,便找了一份园林绿化的工作,大部分内容其实就是扫街和清理人畜粪便。在环城大道扫了一年马路之后,周玉兰开始咳嗽,越咳越厉害。老板见状,声称她有肺结核,立即终止合同,让她结账离开。   最终的诊断结果,是肺癌。   “抽烟吗?”医生问。“不抽。”这位纤弱的农村妇女说。   “喝酒吗?”医生又问。“不喝。”她答。   医生没有追问,而周玉兰也没想过,肺癌会不会和自己的工作性质有关。她根本不想琢磨这个问题,因为在开胸切肺之后,手术和化疗费用已经抽干了她的家。土地租出去了,房子租出去了,家里能用电的几乎都卖了。她每天想的只是,什么时候死,就不用再花钱了。   在她位于旅馆半地下室的“家”中,杂物装在塑料袋里,挂满了墙壁,被褥摸上去几乎是湿的。一天中,阳光只有午后才能短暂地光临。整个屋子最显眼的摆设是床角并立的两个白色化肥袋,装得饱胀,鼓鼓囊囊全是药,一袋中药,一袋西药。   生病之前,周玉兰爱唱歌,常常在地里一边劳作一边和丈夫对山歌。然而在嘉桐街,没人听过她的歌声。因为“心情不好”,她再也不唱了。   周玉兰讨厌嘉桐街。她第一次来,理发店的人劝她,头发剪掉卖了吧,反正以后也留不住。她舍不得,可化疗一开始,头发就一把一把地往下掉。等她再回去想卖头发,理发店的人又不要了,剃发也涨价了。  [1] [2] [3] [下一页]...

2014-07-19 23:33:18 新浪 阅读全文
深圳美容美发化妆学校 化妆培训班

深圳美容美发化妆学校 化妆培训班

深圳美容美发化妆学校 化妆培训班...

2016-09-20 17:20:17 爱奇艺 阅读全文
东莞精英松柏美容美发连锁培训学校中秋联欢晚会

东莞精英松柏美容美发连锁培训学校中秋联欢晚会

东莞精英松柏美容美发连锁培训学校中秋联欢晚会...

2013-05-22 17:39:10 酷六 阅读全文
东莞一美容学校无证办学 无部门前往查处

东莞一美容学校无证办学 无部门前往查处

交了两万学美容美发,技术没学到,却领回了一堆美容保健产品。连日来,东莞石排镇的30多名打工妹四处投诉称“...

2016-07-06 03:50:00 人民网 阅读全文
东莞东城新时代化妆学校承办广电美极杯,造型作品惊艳亮相

东莞东城新时代化妆学校承办广电美极杯,造型作品惊艳亮相

2016年8月28日,新时代化妆美容美发美甲纹绣培训学校(以下简称为“新时代学校”)承办的“2016广电美极杯——...

2016-10-11 11:42:00 中华网山西站 阅读全文
妮微雅深圳美容学校,到底挺住了多少东莞女孩

妮微雅深圳美容学校,到底挺住了多少东莞女孩

小丽联系上了自己当年进修深造的深圳妮薇雅美容美发化妆学校,得知春季招生火热进行中,小丽帮闺蜜报名了,交...

2014-03-13 11:55:00 东南网厦门频道 阅读全文
女子学美容被学校“黑”了5000多元

女子学美容被学校“黑”了5000多元

东莞时间网讯“我想先在美容美发学校学习一段时间,等学到技艺,拿到资格证书后,自己再开一个美容店,但谁想得...

2011-11-25 03:52:00 东莞阳光网 阅读全文
东莞:一美容店执咗 卡里还有钱

东莞:一美容店执咗 卡里还有钱

在美容美发店办会员卡还充了值,可是钱没消费完,原先的美容美发店却大“变脸”...东莞市产假工资计算方法...

2015-04-27 08:05:00 东莞阳光网 阅读全文
军训剪发应当,没必要规定理发地点!

军训剪发应当,没必要规定理发地点!

军训剪发应当,没必要规定理发地点! 2014年 9月 11日,广东省东莞市,东莞理工学院莞城校区的大一的男生们在军...

2014-09-16 03:53:00 长江网 阅读全文
美容美发培训生源同比锐减五成

美容美发培训生源同比锐减五成

因为部分考不上好学校的学生会学一技之长,所以7、8月份也是美容美发行业的招生旺季。但据南都记者调查,今年...

2011-08-09 08:24:00 新浪新闻 阅读全文
叶惠棠,乔绿菱,曹国荣,史伟文:关于为残疾儿童建设东莞启智学校分...

叶惠棠,乔绿菱,曹国荣,史伟文:关于为残疾儿童建设东莞启智学校分...

东莞启智学校创办于1995年,是东莞市唯一的特殊教育学校,由市教育局直接管理。学校...感觉统合室、音乐治疗...

2013-01-06 05:12:00 东莞阳光网 阅读全文
东莞消委会:丰胸无效难认定 不能全额退款

东莞消委会:丰胸无效难认定 不能全额退款

东莞市消委会接投诉后,立即与东莞市美容美发行业协会一起介入调查,并通过与当事...·深圳一老师遭举报伪造...

2012-04-26 07:33:00 大粤网 阅读全文
黄江:开展美容行业专项检查整治

黄江:开展美容行业专项检查整治

《东莞市美容美发行业登记管理规定》及相关法律法规要求,对辖区内的美容经营户,...东莞广电艺术培训中心 党...

2012-03-06 08:36:00 东莞阳光网 阅读全文
东莞:技师不能穿太短美容不得反锁门

东莞:技师不能穿太短美容不得反锁门

根据《修订稿》,沐足经营场所的设置,应当符合以下要求:不得在学校周边200米范围...又讯市政府法制局日前就...

2009-01-14 03:23:00 新华网广东站 阅读全文
东莞:“美容经济”促进行业发展

东莞:“美容经济”促进行业发展

这几年东莞的美容美发行业发展迅速,随之也带动了培训学校的火爆招生。“在培训中通过优胜劣汰方式提升从业...

2007-09-28 08:00:00 新华网广东站 阅读全文
星河传说旗下东莞星河城签下伊丽莎白

星河传说旗下东莞星河城签下伊丽莎白

星河传说旗下东莞首家中高端“Enclosed mall”繁华初...未来伊丽莎白会在星河城购物开设旗舰店,集美容、美...

2010-07-19 01:48:51 联商网 阅读全文
菲菲学校梦幻秀场惊艳东莞台博会(图)

菲菲学校梦幻秀场惊艳东莞台博会(图)

4月19日上午,为期4天的2012东莞台湾名品博览会开幕,2万余项台商企业优质产品...学校常年开设科目有美容课程...

2012-04-25 10:29:00 网易新闻 阅读全文

猜你喜欢

随机推荐

本类一周热点